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钱塘江上,花船如锦簇般繁华。
似乎是为了响应这热闹的氛围,每艘花船都精心装扮,船上的佳人更是身着艳丽,与夏日末尾的暖风相映成趣,满船的热情肆意绽放。
欢声笑语从江面的花船中传来,引得岸边等待的士子们频频瞩目。
江心,一艘看似普通的花船上,一位身着淡绿长衫的士子正与一位绝色女子谈笑风生。
女子肌肤如凝脂,秋水般的眼眸清澈深邃,手指纤细匀称,犹如白玉,宛如易碎的糖瓷娃娃。
“璎珞姐姐,若我有你这般肌肤,少活十年我都愿意。”
“油腔滑调!”
崔璎珞瞥了对方一眼:“你也算是闺秀,怎可如此随便就跑到岸上闲逛,万一遇到些不知好歹的人,该如何是好?”
宫落雁扑哧一笑:“我亲爱的姐姐,这里可是咱崔家的地盘,谁还敢在这儿撒野不成?”
她慵懒地倒在椅子里:“不过人是真的多,我为了帮你的忙,连女子的矜持都抛到脑后了,你说该怎么谢我呢?”
崔璎珞轻轻一笑:“我又没请你,是你自己憋不住,非要出去透气的。”
“现在累了,又跑来跟我诉苦?”
宫落雁笑道:“姐姐才情出众,如今又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办这场诗会不就是为了挑选如意郎君吗?”
“你这丫头,说话直来直去的,诗会是爹爹主办的,关我什么事?”
宫落雁说:“崔家家大业大,姑丈也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这诗会名义上招贤纳士,实际上是为了给姐姐你找个良配。”
崔璎珞脸上掠过一丝挣扎:“我没说一定要订亲。”
宫落雁叹了口气:“我听说钱塘郡守刘辰已经多次找姑丈商量你和他的儿子联姻的事了。”
“他儿子刘能是出了名的混账,欺男霸女的事迹数不胜数,现在居然妄想高攀你这朵鲜花。”
崔璎珞哼了一声:“那样的人渣,我连正眼都不会给他。再说,我们崔家虽是商贾之家,可不是任由一郡之守摆布的。”
尽管崔璎珞是独女,但她已经开始接手家族生意,无论大事小事,都处理得井井有条,逐渐磨砺出一种男子般的果断。
“若非刘辰有个当丞相的兄长,这事也不会如此棘手。”
看到崔璎珞眉头紧锁,宫落雁宽慰道:“姐姐,船到桥头自然直,你不必烦恼,我这次来就是来给你撑腰的。哼,我是宫家大小姐,堂堂龙虎上将军的女儿,有我在,你不用怕。”
崔璎珞看着宫落雁自信满满的样子,淡然一笑:“看你这模样,哪有一点女子的娇柔。”
宫落雁嘿嘿一笑,接着讲述了今天的事:“姐姐,我今天遇见一个人,他的诗才简直了。”
“哦?什么样的人能引起我们大小姐的兴趣?”
宫落雁叹了口气:“只知道他叫刘博,其他的全不知晓。”
崔璎珞一脸无奈。
宫落雁笑道:“虽然只知其名,但我看此人内敛却张扬,顽皮却才情横溢,年纪轻轻,诗词却写得出奇制胜,关键是看起来不像坏人。我想……”
“你想多了!”
崔璎珞拿起一枚糕点,堵住了宫落雁的唇:“我从未打算将终身托付给一个素未谋面之人。诗词只能窥见皮毛,无法洞悉人心。”
“诗词再妙,难道能当饭吃?”
崔璎珞目光炯炯地看向宫落雁:“我崔璎珞的良人,必须亲自挑选。”
“可眼下这局面,你怎么打算?”
“刘辰此刻在建康为兄长祝寿,若不速战速决,等他得知,必定会立刻回来为儿子提亲。”
崔璎珞脸上显出无奈,尽管刘辰是钱塘郡守,但以崔家的势力,直接拒绝并无大碍。谁料刘辰竟请出身为宰相的兄长来做媒。
父亲崔百万心急如焚,无奈之下举办了这场盛大的诗会,以崔家之名寻找才情出众、商界有成的男子担任崔家大总管,通过三个月的考核,完成家主交付的任务,便可成为崔家的乘龙快婿。
消息一出,钱塘郡沸腾,周边郡县的人纷纷慕名而来,都想在诗会上展示自己的风骚才情。
宫落雁建议:“你可以先接触了解,刘辰此刻还在京城,只要我们这边选好了,等他回来一切已成定局,他怎会不顾颜面,强行介入?”
“再说,刘辰确实有意联姻崔家,但他更垂涎崔家的庞大产业。这事已非你个人之事,而是关乎整个崔家。”
“况且婚嫁之事,要看感觉和缘分,万一你对刘博有好感呢?”
“找个合心意的夫君,总比找个只知道流连花楼、轻薄女子的强。”
崔璎珞犹豫:“可我连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