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晚,萧佳人一会儿热一会儿冷,睡得极其不安稳,黎明之际,她才勉强睡了个囫囵觉。

第二日一大早,萧佳人便醒了过来,她摸了摸额头,烧还没完全退下,但比昨日好了许多,脑袋浑浑噩噩的,萧佳人很想再睡一会儿,但她不能再睡了。

“吴妈,吴妈,帮我找一套衣服,舒服一点的就可以了。”萧佳人强撑着坐了起来,葱白指尖揉了揉太阳穴,缓解了几分痛感。

吴妈麻利的找来了衣服,却没着急递给萧佳人,她看了眼萧佳人,语气带着几分的疼惜:“太太,你身子还没好,还是多躺在床上休息吧。”

“不用了,起来活动活动也好。”萧佳人拒绝了吴妈的好意,今天太阳不错,萧佳人想去楼下花园走走。

花园里,萧佳人却意外的发现韩子珩也在。

他在打理手中的花,是萧佳人最喜欢的玫瑰,因为玫瑰代表爱情,萧佳人一直期盼韩子珩能送她一束,不过三年了,别说花儿了,她连一朵花瓣都没看见。

感受到有人走过来,韩子珩抬起头,见是萧佳人,脸色便沉了下去:“昨晚折腾得这么晚,今天还能这么早起来,看来是我这个做老公的不够努力。”

这话的意思是,今晚他还想……

萧佳人脸色白了几分。

“韩子珩,我还在经期!”

“昨晚就知道了。”

“你不能这么对我!”

“那你凭什么这么对雪儿”

突如其来的暴跳如雷吓坏了萧佳人,韩子珩却视若无睹,手里的剪刀指向了萧佳人,冷若冰霜:“当年,雪儿不也是在经期吗?你还找了那么多人对她……”

韩子珩似乎说不下去了,怒火烧腾,韩子珩双眼赤红,恨不得撕了眼前的女人。

“萧佳人,你该死!”

萧佳人脸色白了又白,她嚅嗫着唇瓣,说出的话却苍白无力:“韩子珩,我真的没有指使人对付骆雪彤!”

“给我住嘴!”韩子珩冷声打断了萧佳人:“我曾经说过,雪儿遭遇了什么,你就要还她什么!甚至百倍千倍的还她!”

萧佳人突然有种百口莫辩的无力感,索性破罐子破摔:“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我说的再多你也不信。”

说完,萧佳人转身离开了花园,带着仅有的尊严。

望着萧佳人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韩子珩心里莫名的烦躁了几分。

虽然他不说,但是心里很清楚,他对萧佳人的身体极其迷恋,可是他明明爱的是雪儿啊,难道他不该对雪儿从一而终的吗?

突如其来的烦躁涌了进来,韩子珩眸色微暗,拿着修剪好的玫瑰离开了别墅……

……

半个小时后,萧佳人突然出现在市中心一家咖啡馆里,也在这里见到了让她出来的人。

“姐姐,我还以为你不给妹妹这个面子呢。”说话的是个女人,二十多岁的年纪,嗓音柔柔的,皮肤白皙,长得十分漂亮。

只是她并不是坐在椅子上的,而是坐在轮椅上。

说话的是骆雪彤,萧佳人异父异母的妹妹,也是韩子珩口中的雪儿!

“你来找我做什么?”萧佳人坐下来,开门见山。

骆雪彤却没有回答,反而指着手边的鲜花笑道:“姐姐,你看这束花好看吗?”

那抹鲜艳的红,萧佳人突然只觉得刺的眼疼!

这束玫瑰分明就是韩子珩手里那束。

“这是子珩亲自采摘亲自修剪的,怎么,很想要是不是,毕竟这是你最喜欢的花呢。”

骆雪彤笑着笑着,眼底突然染上了强烈的恨意:“可是我不喜欢玫瑰花!一点也不喜欢!”

“你喜欢的东西,凭什么也要我喜欢,我最讨厌的就是玫瑰!”

子珩明明知道她喜欢的是郁金香,可是偏偏却送她玫瑰,骆雪彤越想心里越不平衡。

恶毒的神色一闪而逝,她竟将那些玫瑰花扯得稀烂,一下又一下,没一会儿,原本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