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薄·商(Ⅹ)

Aurora酒吧二楼。

最内间的小包厢里。

“……现在怎么办?”

看着有点狭小的单人沙发上,把自己团成了一团的少年,调酒师头疼极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转向安静的一旁。

——

从和他一起把醉得意识不清的少年搀扶上楼又送进这个小房间以后,那个女人就一直站在那里没动过了。

脸还是一样的明艳漂亮,今晚的精致妆容更是给她増彩了不少……只是脸色和眸子都阴恻恻的,看得调酒师不太敢离开,生怕自己前脚一走,后脚自家小老板就被这女人掐死泄恨。

而听了酒保的话,商娴终于回过神。

她轻淡地瞥过去。

“问我怎么办?以前怎么办,现在就怎么办。”

调酒师一愣,才反应过来商娴的意思,他皱起眉看着对方。

“你这个人……”

女人在调酒师的眼里就是个玩弄未成年少年感情的渣女,所以从今晚刚开始,他对着她就有点懒得解释,但是转念一看沙发上少年从未有过的狼狈模样,再想想对方这些天来的失魂落魄、以及今天晚上的彻底失控……

调酒师心里叹了口气。

他冷飕飕地刮了商娴一眼,“我先声明,我说下面的这些话,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这个傻子。”

“……”

商娴此时心态正处在当场爆炸和立地成佛的极限边缘,闻言只冷淡地瞥了调酒师一眼。

大概意思可以归为“你爱说不说”。

调酒师差点气得七窍生烟。

最后还是又看了看沙发上人事不省的薄屹,他才语气僵硬地开了口,“我们小……薄屹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虽然他自己开、咳,他自己在酒吧打工,但是我和他一起工作这么久了,这还是第一次见他碰酒。”

他皱着眉看向面色绯红、眉微皱着显然在醉梦里也不安心的少年,忍不住有些抱怨地看向商娴。

“而且还是一喝就喝成了这样……”

商娴原本还在失神,闻言瞥过去。

“所以你是怪我?”

“不、不怪你怪谁?”

调酒师被女人那淡淡的没什么情绪的眼一睖,没来由地就有点气短。

他心想这女人气势这么可怕,也不知道他们小老板脑袋里哪根弦儿搭错了,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位……

不等想完,他又连忙晃了晃脑袋,逼着自己硬气起来和商娴对视——

“我听薄屹说了,你之前在他们学校代课,本来说好了代一个月,结果无缘无故中间走了——连个招呼都不打、一点动静都没留下!”

商娴闻言也坦然。

“对,是我。”

调酒师气坏了,“你还这么理直气壮?”

商娴轻哼笑了声。

她转开脸,望着狭窄的小窗上被木框割了支零破碎的自己的影儿,几秒后她转回来,眼眸里有点没心没肺的迷离。

“怎么,这是你家小孩?”

调酒师一噎,“我只是看不惯你这么玩弄一个未成年的感情——”

“你也知道他未成年?”

商娴面上那点笑意散了干净。

“从头到尾我都没有给过什么承诺吧?中间我就告诉过他,这是成年人的世界,不是他们这些小孩该踏足进来的——是他自己不听、是他自己一定要缠上来!”

话至尾音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