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份了一些啊……』

不肯收钱的曹军军校死了。

一群人围着他的尸首,嘀嘀咕咕。

『什么叫过份?不收钱才过份!』

『就是,收钱的才能算是好同,呃,好同僚!不收钱,这不是明摆着要我们的命么?!』

『好了!别说了!』中间一人沉声说道,『都死了!死者为大懂不懂啊!都悲伤一点!悲伤点!嘿!说你呢!你嘴角别往上翘啊!』

『不是,我这也是想要悲伤啊,可控制不住怎么办?』

站在中间的任管事皱着眉,『不行你就往后站!自己拿袖子遮着脸!真是的!都准备一下啊……好了没?走走走!』

一行人鱼贯走了出去,站在了狼藉不堪的营地之中。

『呜呼哀哉!』

任管事大声哀嚎。

众人的目光便是纷纷被其所吸引。

『天之苍苍,地之茫茫,何故生此战乱,使英雄陨落,壮志未酬?可怜啊,可惜啊,可叹啊!』任管事双手高高举起,不断的抖动着,似乎是为了向苍天质问,『烽火连天,有英杰辈出,或出于郡县,或出自乡野,皆是以国家为重,舍生取义,奋勇而先!呜呼!英雄之血,卫我家园,英灵之骨,护我国土!』

『然奈何天命不假英杰!使得命陨于此!呜呼哀哉!』任管事用手捂着脸,揉着眼,似乎是在痛哭,过了片刻才继续哽咽着说道,『风起云涌,天地同悲!愿阵亡之将士,灵魂得以安息!』

『呜呼哀哉!哀悼之情,难以言表……』任管事声音都沙哑了,『情难自抑……咳咳咳,呜呼哀哉!悲兮,痛兮!伏惟尚飨……』

随着任管事最后一声的落下,便是一群人齐齐也跟着任管事高呼,『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过了火的营地黑一块,灰一块。

斑驳的旗帜破了好几个洞,在风中飘荡着。

几缕黑烟升起,很快消散在风里。

一群人撅着屁股,拜倒在那些死去的曹军兵卒身前……

严格来说,任管事对于曹操打斐潜没有什么意见,因为只有曹操和斐潜打起来了,打得越久,他们才越是有可能升官发财。

可偏偏今年旱情严重……

这就难搞了。

对于大汉这样以农业为主的社会体系来说,仓廒粮库可谓国之命脉。不管是备战用兵,还是赈济灾民,这些囤积的粮草,称其为国之重器,咽喉之所要也不为过。

当然,汉代的粮仓很多都是秦朝修建的,原本只有核心京都周边有,后来各郡县也开始修建地方性粮仓。

这种粮仓,不仅是有储备库,还有运转库和供应库,比如汉代咸阳仓就是最大型的储备库和供应库,河洛荥阳的敖仓曾经是最大的粮食中转库。

为了和斐潜进行这一次的作战,曹操和荀彧苦心积虑,从几年前就开始囤积粮草,储备不时之需,但是粮草存储并不能像是后世一样的有那么完备的冷库,所以一些粮草在囤积的过程当中腐败发霉,也是很正常的。

这些腐败的粮草,正经人是不吃的,但是喂牲畜牛马,还是可以的。所以这些中转营地,将腐烂发霉的粮食运出去,腾出地方来放新的好的粮食,有没有问题?

看着没问题,结果就出问题了。

在汉代之中,粮仓的管理制度已经是很齐备了,在《仓律》之中,对粮仓的粮食出入库、验收、保管以及粟、稻的加工折算等都作出了严格的规定。

可惜规定是规定,落到实处的时候,依旧是呵呵呵……

比如后世什么鸡什么好,对于面包食品等也有非常严格的规定,但在实际过程中也会经常出现有人将到期的面包标签撕下来改一改,然后继续出售给牛马吃一样。

制度即便再多,也有让『硕鼠』可钻的漏洞。

地方粮仓远离中央,掣肘于通信和治理的手段,中央很多时候是鞭长莫及。虽然治理粮食腐败问题,也被历代统治者视为重中之重,但朝廷纵有万般律令和各种稽查、巡视,也难以遏制腐败乱象发生。

原因很简单,因为华夏的官吏,历来只需要对上面负责,无须对下面负责。

官职是谁给的?

不是百姓给的,而是朝廷给的。

所以只要上面不说话,底下的牛马即便是叫声再多,也是屁用没有。

中转营地之中的表演完毕,众人退散。

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这营地的惨剧,必然就是被入侵了冀州的骠骑贼寇所害的,连带得还死了值守营地的曹氏军校,中护精兵……

『罪魁祸首』,当然就是魏延这个该千刀万剐的贼人了。

至于其他的人么……

营地丢了,谁的责任?

曹氏军校啊!中护军的兵卒啊!

他们到了营地,接管了营地防护,结果营地被贼寇偷袭了,那么还能是谁的责任?

可真要追查这些人的罪过的话,这些人已经是『不幸战死』了。

作为营地管事的任氏,多多少少也会受到一些牵连,然后多半是会被免职,随后赋闲在家中,熬过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