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此夜,对许多人而言,都是一个未眠之夜。

  袁隗此时将下人都赶了出去,独自在书房之内,摆下棋盘,徐徐落子,不一会儿已经在棋盘上摆下一局残局。

  汉代还没有正式提出养气八法,但儒家心平静气养气之道却已经是每个学习儒学的人必须了解和奉行的了。手谈在汉时期渐渐盛行起来,成为了士族养气之道之一,甚至班固为围棋专门写了一篇《弈旨》,确立了围棋在当时社会高层人员中的地位。

  袁隗受其兄袁逢的影响,也偏好此道,曾几何时,兄弟二人常常对坐手谈,无关输赢,只有兄弟之间的情谊。

  袁隗对着这盘残局,老眼竟然泛出点点水光。

  此局是他和兄长袁逢最后的一盘未了的对局,今天他终于要把它走完了。

  那一夜,刚好是党锢之祸发动之时。届时整个洛阳城彻夜火光冲天,兵甲啸闹,不知多少清流文士家破人亡,身首异处。

  那一夜,袁隗和袁逢心惊肉跳,强自镇定对坐与厅中对局,等待不可预知的宣判。所幸,汉灵帝并没有同意宦官对袁逢的处理意见,袁家方得以幸免。但其后,兄长袁逢虽说未曾罢官,但一时之间也多受牵连,从此一蹶不振,最终导致郁郁病故。

  自从那时起,袁隗就对宦官恨之入骨,但无可奈何的是当时宦官权柄滔天,袁隗只能是隐忍雌伏。

  今夜也是如同那时一般,火光满映洛阳,兵甲四处奔走,但不同的是,此次人头落地的是不可一世的宦官们。

  多年的布局终于到了收官的阶段。

  袁隗与何进没有什么仇恨,严格来说,士族世家清流阶层对于外戚平日能往死里喷就往死里喷,但是却并不会有多少人真把外戚当成生死大敌。

  因为士族世家都知道,外戚常常换,最多风光个几年,当宫内的那得宠之人声色渐衰,人老珠黄之时,风头再盛的外戚也有倒台的一天。

  但是宦官不一样,美人常换,阉人不常换!

  袁隗等待许久,终于等来了机会,趁着新帝登基,老一代的宦官还未能立刻与新帝拉近关系之际,挑拨外戚和宦官的矛盾,不断火上浇油,甚至不惜启用埋伏多年的隐子,终于将所有的对手成功的拉向死亡的深渊。

  外戚大将军何进,亡。

  宦官众,张让、赵忠等一干人员,亡。

  袁隗伸手将棋盘之上点死气眼的黑色大龙逐个提起,随手掷于地上,高高扬起头颅,蔑视的看着黑色棋子在地上四散滚落。

  冰冷的笑意在袁隗嘴边浮现。

  “可惜不能全功……”袁隗敲了敲棋盘边角两处小小的苦苦成活的黑色棋子,“也罢,毕竟大道五十,天衍四九,算此二人此番命大……”

  “不过……下一局,汝等是否还有如此运道?”

  ****************

  一队威武兵马蜿蜒而行,正是西凉董卓所辖兵马。

  李儒,李文优此时此刻在马车内借着一盏风灯,摆开棋盘,黑白两色棋子在棋盘之间相互搏杀,你中有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