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正天十三年。

东陵朝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先是昔日宗室反叛家国,勾结西蜀来犯,多亏有同盟国南靖出兵援助,于京城前一百里外将西蜀贼军打得落花流水,仓皇而逃。

最后,西蜀签下议和协议,赔偿款项几乎倾尽西蜀国库。

此消息一出,整个东陵民心激昂,曾经质疑肃帝治国手段的言论顿时一扫而空,国民上下皆赞其千古帝王。

这是其一。

其二,是大战之后东陵朝局大变,一大批原来作威作福的官员流放的流放,抄家的抄家,大批贪墨之银被朝廷没收。

而原来那些为民请命却处处受压制的官员得到重用,恩科新进官员也大批进入朝堂,呈现欣欣向荣之景。

唯一让人觉得诧异的,是臭名昭著的刘阁老,不仅在身故后保留其名誉,还追封了国公。

不过他的子孙虽袭爵位,但手无重权,再不能像以前一向飞扬跋扈,招摇过市,只能夹起尾巴做人。

还有一件事。

这其实不是什么国家大事,不过对于盛京的百姓来说,却是刮骨剜肉的痛事。

宋氏医馆又要歇业了。

而且,这次之后恐怕不会再重开。

“司渊哥哥,我们真的要去楼泽吗?”顾君诀坐在清晨的露台边,踢踏小脚,稚嫩脸上写着大大的无聊。

楼泽啊。

她一点都不想去,总觉得会很无聊。

少女这几年长了个子,原来丰润的脸也瘦成了瓜子形状,再加上那浑然天成的妩媚艳丽,活脱脱已是个小妖精。

“楼泽怎么了,楼泽是我们的家,自然该回去,难道你想一辈子呆在这里?”

“呆在这里……”

也挺好。

至少她的朋友都在这里。

沈殊因为肃帝跟南靖的约定,应该还要在盛京呆上几年,慕容昭就更不用说了,他马上要继任储君,以后天涯相见,她也只能尊称他一声陛下。

蓝行歌最近一直在家里照顾她父亲,曾经那么肆意轻狂的少女,如今成熟了不少。

大家都有事做。

唯有自己百无聊赖,无所事事。

“不过,司渊哥哥你之前究竟去了哪里,我自从劫法场之后就没看见过你,难道你去前线打仗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